茄子下载手机app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小诺的流光溢彩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

【 .】,精彩免费!

……那一头银色碎发更加冷惑惊/艳。

男人连眼睑都没挑一下,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薄抿的唇角渗出,宛如最昂贵的钢琴琴键按下的音符,

“可以走了。”

“是!”两个黑衣保镖又同时颔首应答,追随在男人身后。

阴沉静悄的空气里,沿着地下赌场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

男人抱着玄之凰从特殊通道里走出了地下赌场,身后寸步不离跟着的一行保镖已经没了踪影。

不远处就停靠着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

他弯着腰将玄之凰直接放进了跑车副驾驶,“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

收回胳膊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那柔软又紧绷的年轻触感一瞬在指尖缭绕。

他动作一顿,手掌在空中悬了两秒钟,然后轻捏住了玄之凰的下巴。

“嘶—-”

一声异响。

玄之凰脸上戴着的那一层人皮面具被撕下来了。

男人一双黑邃的曜眸直直灼灼的锁视着眼前的这张脸,眸底一片讳莫如深。

“玄之凰。”他倏然出声,雕刻般的眉宇间神色更加复杂了。

很快,那辆停在路边的阿斯顿马丁便“嗖”的一下子扬长驶远了。

就在跑车刚驶出去还没一百米的时候,地下赌场里,骤然,一片此起披伏的激烈枪声惊彻!

……

赌场里。

“砰砰砰砰—-”

枪声乍响!

“啊……啊……”有的女赌客们吓得尖叫连连,男人们也一个个弯腰抱头的仓皇趔趄往门口跑,能够在比利时这座“地狱天堂”赌场的人全都是金钱一族,还有这么多钱没花,怎么可能舍得这就死了的。

刚刚还赌钱的轮盘赌桌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散落在精致的波斯地毯上,更是满目凌乱,旁边还不断掉下来一连串的红血珠子。

俄罗斯黑帮老大托克塔霍诺夫中了一枪,血水正从左侧腰间汩汩往外流,灰色的衬衫全都被染得血红。

他所有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被FBI抓捕了。

……

托克塔霍诺夫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透着狠绝嗜血的杀气,满脸净是狰狞扭曲的表情。

俄语大吼咒骂着,

“都****别过来!立刻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要一亿美金!不然我就开枪杀了这妞儿!”

周围,十名乔装的FBI国际刑警全都端着手枪,齐刷刷对准托克塔霍诺夫的脑袋。

冷默风的枪口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一双鹰隼般的厉眸透着更沉冽的寒光。

若细看,还能看出那里面隐隐暗藏着的一丝……紧张。

因为,托克塔霍诺夫手里抓着的人质,不是别人。

是暖暖。

暖暖被挟持了。

……

托克塔霍诺夫一只手掐着墨暖暖的脖子,她漂亮的细颈上已经勒出来一道特别鲜明的淤紫青痕,她的太阳穴上更是被托克塔霍诺夫攥死的手枪死死的抵着。

只要扣下扳机……

冷默风听着耳麦里传来的狙击手汇报,

“冷哥,目标被人质挡住,无法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