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抖音**片

【 .】,精彩免费!

韩予溪看着眼前的人,后背上顿时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她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撞在这个云少秋手中,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这后巷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小姐……”

香儿好不容易从小六子身边挣脱出来,哭着立刻扑到韩予溪身边,两人相互依靠在一起。

看着两人小可怜的样子,反而惹的云少秋一阵邪魅的淡笑。

“云少秋!敢动我,我爹跟我大哥,绝不会放过的!快点放我们离开。”韩予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其实她心里害怕到颤抖。

呵呵――

云少秋冷笑出声,嘴角勾起的邪魅更加充满魅惑,道:“想走?可以啊!跟我回朝阳候府去待一晚,等明日,我自然会亲自送回去,而且还会用八抬大轿把送回去。”

“云少秋!休想!”

韩予溪看着眼前的男人,就感觉胸口一阵犯呕。

这个该死的男人,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无耻,她就是做鬼都不可能嫁给他。

混血美女与白猫惊艳你的时光

云少秋不给韩予溪逃走的机会,一个轻扯,将人拉到身边,双眸中透着灼热,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身上弥漫的脂粉气,让韩予溪感觉胸口难受,奋力的挣扎,却只是徒劳。

“怎么?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想逃?简直是做梦,本公子不介意现在就让成为,我的人。”云少秋嘴里的气息让韩予溪差点将自己的隔夜饭给吐出来。

最后三个字咬的极重,听在韩予溪耳中,让她本就苍白的脸变的涨红。

“云少秋,敢!”

“我敢不敢,韩大小姐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没等韩予溪反应过来,只感觉身上一冷,顿时罩在外面的衣服被撕扯开。

见云少秋居然敢真的动手,韩予溪脸色变的格外惨白,头发跟着散落下来,变的凌乱。

“云少秋,我韩予溪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说着张嘴对着面前的云少秋,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

顿时在他白净的脸上留下一个大红的掌印。

云少秋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变的麻木,胸口就像压住了一块巨石,对韩予溪的怒一下蹿到了顶峰。

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韩予溪,扬起手在她脸上打了两巴掌。

韩予溪从来没被人这样羞辱过,只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嘴里充满铁锈的味道。

“我不会让做鬼,只会让尝尝飘飘欲仙是什么滋味。”说着不给韩予溪反抗的机会,直接动起手来。

韩予溪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带着嗜血的煞气。

她不能落在这个该死的男人手中,她挣扎着,嘴里喊出两个字,“救命!救……”

没等她喊两声,就被云少秋给堵住嘴,还忍不住出声嘲讽,道:“叫啊?不是喜欢戏耍我吗?我就让尝尝耍本公子的滋味。”

韩予溪双眸怒瞪,眼中泛着仇恨的光,落在云少秋眼中,更刺激了他的神经,嘴里忍不住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韩予溪绝望的闭上双眼,一行清泪滚落下来。

在她感觉自己就要被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羞辱的时候,突然感觉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变轻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云少秋嘴里发出几声惨叫。

睁开眼,看到不远处的云少秋,正被一名男子爆打。

云少秋只能卑微的抱头鼠窜,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傻子,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哀嚎。

香儿见自己家小姐终于获救了,立刻扑上去,双眼含着泪珠,道:“小姐,小姐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韩予溪双眼都落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他风姿绰约的身影,一直在她面前闪现。

每一下都能让云少秋嘴里发出一声哀嚎,听在韩予溪耳中格外畅快。

没几下,云少秋已经被打了出气多进气少。

小六子见云少秋被打,吓的面色苍白,直接跪在地上求饶,道:“这位公子,求您饶了我家公子吧,饶命啊!饶命……”

要是被夫人知道公子被打死了,那他这条小命也就真的跟着去阎王殿报道了。

估计老爷跟夫人会把他千刀万剐,甚至会碎尸万段。

他还不想死,公子也决不能有事。

韩予溪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在香儿的搀扶下走上前去,道:“这位公子,还请留下他这条命,不然,我怕朝阳候府不会放过的。”

韩予溪是真的替眼前的恩人担心,这朝阳候府背后有皇后娘娘跟三皇子撑腰,要是真把他得罪死了,到时候,必然会造到皇后娘娘的报复。

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朝阳候府能嚣张跋扈成这样,就

是背后有皇后娘娘跟三皇子撑腰。

这也是她爹为什么不想得罪他们的原因。

听见身边女子的声音,男子微微侧过身来,清早的阳光带着一股刺目的灼痛,倾泻在他身上,让韩予溪泛着冰冷的心被瞬间捂热了。

此时她才看清楚眼前男子的面容,心中居然生出了几分雀跃。

和煦的日光下,只见男子一身深蓝色的长袍,衣襟与袖口处都用极细致的银丝秀着云海翱翔的图案。

腰间配着镂空的金缕腰带,腰间更是带着一块竹节而成了翠玉。

一头漆黑如墨的墨发垂在身后,仅用一根紫色的簪子在头顶束起发髻,露出宽阔光洁的额头。

下面是一双斜飞如鬓的墨眉,宛如天际翱翔的雄鹰。

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眸,没有任何的杂质,让人仅一眼就会深陷其中。

豪气跟书卷气荡在他身上,韩予溪只觉得一股电流,一下击中在自己心头,引的她心中荡起无数涟漪。

只听见玉锦堂如清水般的声音泄出来,道:“既然是这位姑娘替求情,那我暂时放过们,可以带着家公子,滚了,不过,必须要对眼前的姑娘道歉。”

小六子立刻忙不迭的跪在韩予溪面前,道:“韩姑娘,我代我家公子跟道歉,求您原谅。”

韩予溪看着已经昏过去的云少秋,立刻别开眼,道: “们可以滚了,我不想再看到们。”

小六子立刻搀扶着已经昏过去的云少秋,步履维艰的离开了。

眼看着人都已经离开了,韩予溪这才觉得要前一阵眩晕。

香儿脸上透着担心,道:“大小姐,小姐怎么样?”

“这位姑娘,我冒昧了!”玉锦堂说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直接披在她身上,一个公主抱,立刻将人放到马车上。

“还愣着干什么?上马车。”香儿这才快速的爬上马车,玉锦堂并没有跟着坐进马车内,反而跟虎子两人坐在车前。

韩予溪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香儿,心中被一股温热填满。

这位公子果然是正人君子,居然会想的这般周到。

“小姐,现在觉得怎么样?刚刚真是吓死香儿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小姐落在那个云少爷手中,要是小姐有个什么好歹,她也不要活了。

“我没事了,不用担心。”韩予溪此时心情格外的好,虽然刚刚的事异常惊险,可好在有外面的男子出手相助。

只是她还不知道这恩人是什么人?

“还说没事!您瞧瞧您现在的样子?这脸都快肿成馒头了,快些让奴婢看看。”香儿说着眼神落在韩予溪脸上,眼泪大颗的落下来。

此时的韩予溪全身都透着狼狈,头发全都散落下来,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的挂在身上。

脸颊红肿成馒头,嘴角还带着一丝淤青。

这样狼狈的韩予溪只要出现在人前,必然会让人产生联想,到时候她的名声――

香儿心中不断自责,早知道,她就不会跟大小姐独自出府了。

现在不止让大小姐受了伤,还要累及她的名声,她就是死一万次都不能弥补大小姐受到伤害。

“小姐,都是香儿的错,香儿……”

香儿正自责的说着,突然感觉马车停下来,急忙将前倾的韩予溪扶住。

过了几分钟,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揭开,就看到玉锦堂那张清俊的脸庞露在韩予溪面前,道:

“这里是我随身带着的活血化瘀的药水,只要擦上一点,小姐的脸颊很快就会恢复如初,还有,快些帮家小姐整理一下,我就在这附近,不用担心。”玉锦堂轻咳一声,脸上难得出现了一点红润。

这样的玉锦堂落在韩予溪眼中,反而更让她信任。

脸上刚露出一丝笑容,正好扯动了嘴角的伤口,发出一声抽疼,倒吸口凉气。

玉锦堂看了韩予溪一眼,眉眼中居然透出了一丝难得的心疼,虽然很轻,可还是被韩予溪看在眼中。

这个男人,怎么能轻易的就能抓住自己的眼神呢?而且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的怎么这般快?快的都压制不住了。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韩予溪眼神变的躲闪。

香儿从玉锦堂手中接过包袱,这才感激的说道: “这位公子,我代我家小姐,多谢您出手相助。”

玉锦堂微微颔首,将帘子盖好,这才从马车上跃下来,向旁边走去。

那俊逸的背影,韩予溪正好透过窗口的帘子看到,韩予溪心中对他的感激更多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