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手游app

但可惜,霍冶文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有睁开双眼。

他不是在睡觉,也不是在简单的闭门养神,而是在调息体内的真气,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让自己渐渐最适合战斗的状态。

霍冶文比其他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什么角色。

林涛,男,27岁,实力评估在:后天巅峰至后天圆满。

可怕吗?

这个实力十分可怕。

但这还不是让霍冶文最害怕的。

竹海山庄仅仅只用了十秒,便杀掉冯彪的是谁?

是不是林涛?

假若是林涛的话,那么霍冶文此时此刻,便再也没有对林涛实力的感慨与唏嘘,而是浓浓的恐惧。

什么武道修行天才什么都是扯淡。

生死之间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夏日小院儿里的小妹妹

“一个可能与蒋生浑前辈比起来只强不弱的高手……”

一想到面对这样的敌人,霍冶文就感觉压根泛起酸疼。

一旦动手,重伤个一年半载或残废,都是轻的。

被对方活活打死,这才是让霍冶文最感觉棘手挠头的。

“还好,不用独自面对这样一个人!”

这算是霍冶文最欣慰的一点。

但他也明白,乱战之中,帮手什么都不靠谱。

只有自己的拳头,自己的实力,才是保证自己安全的最大保障。

所以此时此刻,他可是不敢有一丝松懈。

直到五分钟之后。

原本十分钟的路程,在双方追我赶之中,硬生生只用了五分钟,就双双驶入了八合村。

这是繁华大都市江林市区中为数不多还没有被拆除的城中村。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

狭窄的街道上,更是各种地摊行人还有胡乱摆放的自行车、电动车,让原本就狭窄的街道更加狭窄。

这也让黄斌他们的MPV没办法追着董琳琳的车,继续‘追尾’。

到处都是人,这可不是闯红灯那么简单。

一个不慎,当众撞死个行人,真以为国家暴力执法机构是摆设?

因而黄斌只能一脸焦急地催促司机加快速度,一方面,只能眼睁睁看着董琳琳的小轿车,渐行渐远。

直到,车内的霍冶文突然开口。

“停!”

这个词,就好像切断了汽车油门一样。

不用黄斌吩咐,司机连忙猛踩刹车。

车子稳稳停下。

黄斌疑惑的望向霍冶文。

就见霍冶文双眸睁开,眼中,凶芒跃动:“到了!”

简简单单两个字眼。

听到的黄斌一头雾水,也不敢多问。

“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坐在车上不要下去,明白吗?”

这一句嘱咐,倒是让黄斌内心涌现出一抹热流:“谢谢霍叔,我一定听的。”

“恩!”

鼻腔之中发出淡淡的声响。

霍冶文抬起头,双眼冷酷的望向车窗前方。

“那……”

黄斌顺势朝着那方向一看,顿时紧跟着也愣住了。

在狭窄的街道另一端,一辆与他这辆MPV同款同型号的车子,也在缓缓驶来。

而这所带来的结果,便是董琳琳那辆眼看就要逃出升天的小轿车,不得不在对方逼迫之下,开始缓缓后退。

“这也是我们的人?”

黄斌小心翼翼问了一句,发现霍冶文根本没搭理他。

没有敢自找没趣,连忙抬头继续望去。

在这种狭窄街道中,若说前行的难度只是一,那后退倒车的难度,就是十。

后退仅仅几米之后,黑色轿车内董琳琳仿佛也听到背后那拥堵的怒骂和各种电动车发出的刺耳声响。

顿时,车子停下,车门打开。

董琳琳也不去管堵住街道的车子,直接走下车,一路提着皮包,疾步匆匆回头径直向黄斌他们这辆车走来。

这让黄斌愣住了。

“搞什么搞……”

正说着,就见董琳琳忽然抬起头看。

在路边一家挂着破破烂烂招牌的迎宾旅馆之前,驻足仰望。

确认招牌之后,正欲低头走进旅馆之内,一道黑色的人影伸手拦住了他。

一身明显宽大的仿佛床单一样不合身的黑色皮质风衣,把穿着它的人,包裹的严严实实,显得十分瘦小。

一顶黑色的英伦礼帽,扣在脑袋上,遮住了大半张脸。

除了下颌,几乎让人看不清其面容。

若说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还仅仅只是让人感觉诧异的话。

那伸手拦截董琳琳时,露出的黑色皮质手套,则让人感觉这家伙脑子有病。

这什么天气?

带着一双黑色皮质手套?

显得很拉风?

丫也不怕悟出痱子?

被拦下的董琳琳,面色一怔,提高警惕。

结果,那近乎遮住整张面孔的礼帽之下,却传出了熟悉的声音:“就站着,别动。”

“……”

“别说话!”

此时的董琳琳,没有了电话之中的娇蛮。

深吸一口气,也不多说,站在林涛身体侧后方,目光却盯着那从街道两个方向,堵截住他的MPV。

“难怪!”

几乎同一时间。

在黄斌的车子内,双眸凶芒跳跃的霍冶文,眼睛之中,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放在大腿的双手,紧攥成拳,伸展成掌。

不断反复如此,来强烈压制住其内心的慌乱与惊骇。

而在其三十多米外另一辆堵截住董琳琳去路的MPV上。

原本脸上带着轻松写意的玄信永,此时脸上表情已经阴沉如水。

“怎么会是他?”

目光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不过,一旁的蒋生浑却很平静。

“林涛的实力,确实很难让人相信他能在十秒之内杀掉冯彪,不过要是换成这个家伙,那倒是一切说得过去了。”

轻描淡写的诉说之中。

玄信永面色一怔。

低头深吸一口气,却无意中发现,蒋生浑那原本食指有节奏敲击着右腿膝盖的频率,却不知在何时,已经渐渐加快了频率。

这证明什么?

这说明,蒋生浑内心,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平静。

当然了,宗师境以下,任何人看到迎宾旅馆破烂招牌下那道堪称奇装异服的打扮的身影,都不可能装作若无其事,见怪不怪。

毕竟,那可是世界黑榜上,用无数杀戮铸造出血腥威名的恐怖家伙。

刽子手,罗伯特·彭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