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整形黑幕:公寓变身手术室 注射药品无批号
发布时间:2017-03-29 13:55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曝光后的微整形培训机构仍营业半年前,新闻频道曾经报道过一家非法微整形培训机构的培训场景。记者参加一家培训机构的“微整形”培训课程,培训地点就设在了没有进行过专业消毒的宾馆里。而这些受培训的学员没有一个人具有行医资格。尽管对人面部神经血管分布并不了解,但是在培训机构老师的指导下,他们还是互为试验品,操练起了微整形注射。为了日后更好地给顾客打针,在课堂上,学员们要在头部多个部位进行注射练习,包括太阳穴、眼睛周边等一些神经血管集中分布的地方,由于很多学员是初学者,操作不熟练,一些学员手拿针筒时都是哆哆嗦嗦,个别人在戴好了手套之后还会拿药瓶或者别的物品,被污染了的手套没有更换就又给学员直接打针,有的学员还干脆摘下一次性手套、不进行消毒就练习注射。就在节目播出后当天,这家培训机构的网站就被关闭了,然而半年时间过去了,再次打开网站的时候,记者看到,他们仍在北京、上海、深圳、郑州等地开展注射培训。培训的项目包括了除皱、填充、瘦脸、溶脂、注射等课程。记者致电后了解到,现在每期学员差不多都有二三十人,培训费仍然是半年前的价格每人8800元。一针玻尿酸扎额头女孩左眼失明看到半年前被我们曝光的微整形培训机构并没有受到惩处,依然在肆无忌惮地招收微整形学员,经过五天的培训,这些学员就可以出师,很多人也就开始了他们的“微整形注射师”的职业生涯。这些没有专业医学知识的人在给顾客注射后,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就在不久前,一位二十七岁的姑娘就遭遇了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惨痛经历。27岁的李萌在大连市经营着一家咖啡店,去年,她在一位没有微整形从业资质的朋友那里,注射玻尿酸对额头进行填充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李萌告诉记者,当时自己让给她注射的人赶紧把针拔出去,也就在一瞬间她右眼看见针管带出了很多血喷在地上。事发后,李萌先后来到了当地的医院进行治疗,虽然经过了紧急处理,但她的左眼始终无法看到光亮。随后,李萌被家人转送到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经过几个月的治疗,虽然李萌左眼的外观已经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她却因为这次注射而导致左眼失明。而替李萌交了3万块钱治疗费后,那位给她做微整形的朋友却再也联系不上。美容店美甲店纷纷转行微整形李萌进行微整形的地方并不是在正规的整形医院,而是在一个没有医疗资质的私人美容作坊里。一位原本健康的女孩,却因为本不该发生的医疗事故,左眼失去了光明,不禁让我们为她叹息。而记者走访调查发现,目前,在我国非法进行微整形的私人作坊比比皆是,不仅美容院有,发廊、美甲店也都做起了微整形的生意。记者在一些消费服务类网站上输入“微整形”几个字,马上就显示出了上百条商家的信息。很多美容院的微整形项目已经有了不少消费者的评价。记者联系了其中的几家。在和这些微整形商家联系时,记者注意到,很多商家的服务内容上虽然标注了有微整形的项目,但是当陌生人致电时,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还是非常警觉地含糊其辞,直到记者表示是熟人介绍来的,他们才同意记者前去店里当面咨询。根据店家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了一家美容院。为了做成记者的生意,店家还告诉记者说,垫了下巴之后,下巴变翘,就可以兜财,而且人的运势都会变好。除了美容院,一些专门做美甲的店也做起了整形的生意。当记者问道在哪里进行注射,美甲店老板告诉记者就在屋子里的这两张做美容的床铺上。记者注意到,这里堆积着一些杂物,卫生条件无从谈起。而相比一些美容院、美甲店,一些靠微信来拉顾客的微整形工作室显得更加隐蔽,在交了定金后,记者被允许前去他们的工作室,而这个工作室是在一处小区的地下室。公寓变身手术室注射药品无批号这些美容店和美甲店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平时做美容或者做美甲的利润与做微整形来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但微整形的利润到底有多少,他们都不愿意向记者透露。那么,这些所谓的整形师,他们向顾客兜售的药品到底是从哪来的?这些药品又是否符合国家标准呢?按照一位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了一家微整形店,以为记者要做微整形,这位自称是医生的人开始给记者推荐起了药品。医生告诉记者,总共需要注射6支玻尿酸2支肉毒素,价格一共是14800元,而在聊天中,他还给记者推销起了别的微整形项目,水光针以及美白针等。
友情链接
石家庄浩海科技有限    石家庄就医指南